人如其

食物、庆典、传统和身份的联系非常密切。庆典通常以食物形式表现出来。我们以食物来庆祝。我们庆贺食物本身,但更重要的是庆祝我们的记忆。我们庆祝与“我们世界”的连结感,我们的身份。我们离开了会怎样?世界发生变化,我们周围的传统何时会改变?但更重要的是,我们自己的身份何时转换、适应和变化? 我们吃的很多食物多半可能是由于喜爱,因为它与我们自己的过去相关,胜过食物本身。任何外国人在 40 度高温下要享受澳洲圣诞烤肉烤,就会知道我在说什么。除了童年的记忆,还有什么其他原因让我们喜欢在夏天中旬吃又热、又厚且不易消化的食物。这是与圣诞佳肴相关的继承性和聚合性,可追溯到澳大利亚的盎格鲁撒克逊祖籍。是欢乐的童年记忆使原本平庸乏味的圣诞布丁如此美味。但请相信,没有它,圣诞节是不一样的。然后再转换、发展以满足修改的要求。这就是为什么有些风俗和传统能够经受这种变化的需要,而另一些则让步于其钢铁般的意志?在我的家族,冒着蒸汽的白兰地蛋奶糕不得不让路给香草冰淇淋,但这是对圣诞节唯一的热诱导改进,已被后代所认可。所以我的问题是,为什么有些事被视为圣牛一样神圣,而另一些事情则不然呢? 反之,同样的现象也适用。我住在瑞典这些年来,我对整个国家在圣诞节期间,大家都已习惯了吃各种进口和奢华食品,而不再偏爱 dopp i grytan 和碱液洗的鳕鱼很感兴趣,那就尽情享用吧!?我从来不知道将这些菜肴看成美味或节日食物。我仍然持谨慎态度。我将这些国民烹饪象征视为最后的例子,即我们喜欢吃记忆中的食物,尽管是由于对记忆本身的嗜好。由于美好的回忆且正是这一点,让我们如此接受这种味道、质地和礼仪。代代相传是庆祝盛况的一部分。 因此,当我去猎人谷度假村会见 Helé  家人时,我非常好奇,想看看这个在丹麦食物和酒店业有古老、既定、甚至是著名传统的丹麦/澳大利亚家庭是如何过渡的。有哪些已经改变,又有哪些保持不变。让我们来看看,从被丹麦宫廷任命的杰出酒店经营者和宴会承办者,到食物、葡萄酒和猎人谷酒店餐饮的供应商,是相当大的飞跃。一方面发生了重大变化,另一方面又保留了许多传统。虽然环境完全不同,但食物、葡萄酒和酒店的主题却始终如一。那么,他们保留的仅仅是为了珍藏记忆,还是作为成功的学习经验和证明?在融入澳大利亚的过程中他们又抛弃了什么?以及,在他们所居住的新世界中他们又吸收和学到了什么?

世代传承

赫利家族起源于历史悠久的杰出酒店业者。目前的一代 Philip Helé 成为这个家族的第四代,拥有一家酒店,他们于1991年购买了猎人谷度假村。 他们的外曾祖父 Ernst Weinold 在 1935 年至 1970 年间是哥本哈根 Grand 酒店的所有人。这是一家奢侈的高档酒店,客房收费每晚 3.5 丹麦克朗。优雅的餐厅和奢华的膳食闻名遐迩。在人们仍需“身着礼服赴宴”的时代,这是所提供服务的必要组成部分。Ernst 明白,一个成功的酒店经营者需要提供美食、美酒和优雅的氛围。在 Tivoli、Rådhuspladsen 和 Strøget 附近的 Vesterbrogade,仍可找到位于哥本哈根市中心的 Grand 酒店。 接下来是祖父母一代。二战期间 Wibrand 和 Elli Kesby 在海宁拥有 Eyde 酒店,进而于 20 世纪 50 年代建造了哥本哈根 Richmond 酒店。他们也秉承了家族的传统,Richmond 是一家雅致的“国际化”标准酒店。它曾被认为是丹麦最好的酒店。著名的菲尔丁 (Fielding) 欧洲旅游指南 1967 这样说道,“Richmond 酒店提供最好的服务 — 全国国际美食 — 它的全新快餐厅是二十世纪的尤物。”Egon Ronnay 的最新斯堪的纳维亚最佳酒店和餐厅指南说,“不可否认的是,它经常达到烹饪顶峰 — 三星级,为丹麦宫廷承办宴会而赢得赞誉,并与鉴酒师的酒单相配。”虽然 Kesby 夫妇已不在人世,但如今 Richmond 仍屹立在 Vester Farimagsgade。Wibrand 去世以后,Elli 继续经营酒店,直到 1974 年将它卖给享有盛名的 Simon Spies。 Julian 和 Anni Helé 父母这代仍然“保持着传统”。他们在伦敦的多尔切斯特 (Dorchester) 酒店相遇,在牙买加蒙特哥湾 (Montego Bay) 酒店工作期间两人结婚,1964 年到澳大利亚之前还曾在美国希尔顿 (Hilton) 酒店工作过一段时间。本着母系血统的精神,Helé 一家在澳大利亚的酒店和酒店业中建立了自己的品牌,从此发扬光大。经过多年努力,他们拥有了麦加里湖 (Lake Macquarie) 的约茨曼 (Yachtsman) 酒店,沃龙加 (Wahroonga) 的阿斯科特 (Ascot) 酒店,巴尔曼 (Balmain) 的萨克维尔 (Sackville) 酒店。然而,他们最大的创新是设计出了典型的澳大利亚人自助烧烤屋。由于“美食源自高品质的当地农产品”这条古老的家族箴言,这个澳洲传统呈现了崭新的面貌。他们在自助餐中只提供新鲜的优质牛肉、清爽的沙拉和当地产调味品。

当前一代

现在是菲利普赫利OAM,毫无疑问,他也是一直跟着他的父母从事酒店业务。 作为猎人谷度假村的总经理,菲利普也很热情的推广猎人谷区域。事实上,在国际市场上他被称为“猎人谷先生”! 在2014年,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为他授予澳大利亚勋章(OAM)。表彰他对澳大利亚旅游业的杰出贡献以及猎人谷社区的服务。

为皇室承办宴会

Wibrand 和 Elli Kesby 曾是丹麦国王弗雷德里克九世 (Frederik IX) 和王后英格丽 (Ingrid) 的御用宴会承办者。对他们而言,承办众多皇室活动不仅是一种责任,更是一件乐事。1967 年 6 月 10 日,当丹麦王储玛格丽特 (Margrethe) 公主殿下嫁给亨里克亲王 (Henri Count de Monpezat) 时,Kesby 家族和 Richmond  酒店的工作人员被雇用在弗雷登斯堡城堡准备婚礼晚宴。1964 年,他们还承办了安妮 (Anne-Marie) 公主和希腊国王康斯坦丁二世 (Konstantin II) 的婚宴,以及皇室成员和贵宾的其他重要活动。

工作中保持传统

美食源自高品质当地农产品,适当的美酒是对食物的赞美,这句评价是这个家族的灵魂。这一基本信念是其经营活动的试金石,也是他们成功的关键。它已经代代相传。农产品应该是本地产、必须为高品质、需要进行质量控制是口头禅。Wibrand 过去一直亲自到法国挑选松露。他就是这样一个人,非常确信在丹麦餐饮业中的那场自我追逐的游戏。用现在的“行话”讲,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美食家,坚信自己种植的农产品或至少是当地的农产品才是精致美食的秘密。如今在猎人谷中,他们仍然坚持尽可能地采用当地农产品。游客可尽情享受由在如此美丽环境中种植出的当地作物制作的美食。其重点在于当地农产品和澳大利亚的口音都发生了什么变化,以及哪些仍然保留未变。继续采用当地农产品以及保持高品质的传统未变,而原料、配方,甚至是农产品本身发生了改变。渍鲑鱼片现在已逐渐发展成亚洲的鲜姜加糖腌制深海鳟鱼。这道经典的斯堪的纳维亚菜式虽仍可辨认,但却已改变,是融入了亚洲元素的澳大利亚菜肴。

以家为根

这个家族仍然有他们的丹麦传统和习俗。Anni 通过烘烤传统圣诞饼干、Vaniliekrans 和 Brunkager,试图保留丹麦传统。有一次,他们甚至食用红白菜烤鸭。当我问其家人是否仍然庆祝丹麦节日时,他们立即回答说,家里在 12 月 24 日这一天庆祝圣诞节,总会摆放一棵真正的圣诞树,甜点吃 Ris à L’amande。我喜欢真正的树,简而言之,这揭示出他们的澳大利亚根与丹麦根一样多。有些家庭传统就是家庭传统,是自己高贵身份但又是下意识的表达。 我们的故事开始于哥本哈根,这座城市融合了欧洲的文化和斯堪的纳维亚的别样景致。以皇室和美食开头,以坐落在断背山脉和著名的猎人谷葡萄酒之乡结束。背景全部是自然的澳大利亚风光,既有未开垦的荒地,又有不失现代、时尚的风景,那么斯堪的纳维亚人留下什么了呢?他们留下的是根、价值观和澳大利亚化之前的原始材质。正是澳大利亚新本质与旧事物的结合。因此,这种文化和传统不停歇的融合使郝利家族逐渐澳大利亚化……这可能是最好的用词。   更多信息,邮件请联系Philip Helé   谢谢!